#強迫症

為什麼強迫症患者一定會捏爆它

  • Date: 7/28/2019
  • Author:

通常,我們購買的商品如果使用有 Bubble Wrap (氣泡包裝,也就是泡泡紙)的話,那會給我們的購物之旅畫上一個非常完美的句號,原因無他,我們又可以捏泡泡紙了! 不過,生產泡泡紙的廠商似乎要剝奪我們的這項樂趣了。他們正在計劃重新設計自己的產品,雖然泡泡紙仍然是泡泡紙,但是它們...

Read More »

你的衣櫥也是色票嗎?這些主人都有強迫症吧...

  • Date: 7/25/2019
  • Author:

大家都說女人的衣櫥裡永遠少一件衣服,垃圾哥要說,男人也是啊!不是因為流行一直在變化買不完的關係,哥覺得會一直買雷同、類似款式才是最大的原因!不然我們就來看看大家的衣櫥好了~大學生們在Dcard上熱烈討論起自己的衣櫃,原PO展示衣服給朋友看時,意外發現他的衣櫥只有單一種顏色,這也讓網友們紛紛曝光「衣櫥…

Read More »

熱戀好比強迫症—《搞笑諾貝爾獎》

  • Date: 7/25/2019
  • Author:

有數以百計、甚至數以千計的情歌、情詩、小說和電影,探討了痴戀、強迫行為與浪漫愛情之間的關聯。莫拉西提、羅西、卡薩諾以及阿基斯卡爾,破天荒對這個複雜且細膩的問題做了首次全面的生化研究。研究結果發現相較於一般狀態的人們,正處於熱戀期的人們血液中的血清素濃度值變化與強迫症患者有異曲同工之妙,因而證實熱戀在某種程度上就好比是種強迫症!

Read More »

水溝蓋紅線「缺一角」逼瘋強迫症 背後用意原來是這樣 | 新奇 | 新頭殼 Newtalk

  • Date: 6/21/2019
  • Author:

馬路上各種紅、黃、白色的標示線都劃設得整齊筆直,但部分標示線經過水溝蓋,經施工後就很少再對齊,筆直的線就這樣缺了一個角,一名網友近日 po 出一張這樣的照片,瞬間讓眾多網友們強迫症發作,直呼「看了很阿雜(煩躁)」。該名網友在臉書社團《爆怨公社》 po 出一張照片,只見柏油路面的紅線有部分塗到了水溝蓋

Read More »

性強迫症納精神疾病 可助診斷明確

  • Date: 6/20/2019
  • Author:

世界衛生組織(WHO)近日首度將「性強迫症(compulsive sexual behavior disorder)」列為精神疾病,並將其定義為「具有長期無法控制、強烈且不斷重複的性衝動,並引發相關釋放性欲行為。」由於過去性強迫症無明確劃分基準,WHO此舉將協助醫界更加明確診斷患者疾病。但WHO強調,不能將性強迫症與性成癮畫上等號,此症能否算是成癮的一種,仍待觀察。

Read More »

超龜毛物流士!潔癖堆貨讓強迫症看了大讚:好療癒

  • Date: 6/20/2019
  • Author:

十二星座中,處女座給人的刻版印象就是出了名的龜毛、潔癖,有網友在臉書社團「爆笑公社」分享一張物流士的工作照,畫面中整台運貨車被紙箱塞滿,各式大小不一的貨物被整齊疊放好,簡直就像是益智魔術方塊遊戲;原p

Read More »

KellyTalk:夏于喬 有保養強迫症 少1罐都不行

  • Date: 6/20/2019
  • Author:

女星夏于喬昨出席台灣保養品牌NIOU AMAZE(紐奇肌)新品發表,處女座的她告訴Kelly,私下沒有太嚴重的潔癖,唯獨對「保養」有強迫症,「我的保養品就是鏡子前擺一排,一定要按照順序用」,少1罐就會讓她渾身不對勁。處女座的夏于喬有保養強迫症,保養少1罐就會渾身不對勁。楊約翰攝愛美狂吃豬皮34歲的夏…

Read More »

水溝蓋紅線「缺一角」逼瘋強迫症 背後用意原來是這樣

  • Date: 6/17/2019
  • Author:

馬路上各種紅、黃、白色的標示線都劃設得整齊筆直,但部分標示線經過水溝蓋,經施工後就很少再對齊,筆直的線就這樣缺了一個角,一名網友近日 po 出一張這樣的照片,瞬間讓眾多網友們強迫症發作,直呼「看了很阿雜(煩躁)」。

Read More »

花4千元貼壁紙…網見成品暈了:好想吐

  • Date: 6/15/2019
  • Author:

讓專業的來,卻整組壞光光!一名女網友發文抱怨,因為自己要搬離租屋處,但牆上的壁紙被貓抓壞了,決定請專業人士重貼好再還給房東,沒想到她花了4000元卻踩雷,對方不但花色沒對準,方向還貼顛倒,更離譜的是,在床擋住的區塊,竟然用拼貼的方式,參差不齊的模樣慘不忍睹,她氣得向對方反應,結果卻被封鎖,其他網友看…

Read More »

他的詩是服藥說明書,他的人卻有些抗藥性──專訪許悔之《我的強迫症》

  • Date: 6/14/2019
  • Author:

採訪剛開始,就發現天花板正在漏水,受訪的詩人柔聲建議移到咖啡廳的另一邊。再次坐定之後,詩人才解釋,怕訪談被水滴干擾,也怕我們講話的音量,吵到隔壁正在讀書的年輕人。這位詩人即許悔之。上回見到他,已是十多年前。當時我也是一位年輕的大學生,對詩還沒上癮,參加校內的文學獎,而他是評審之一。我坐在台下,隔著稍遠的距離,觀察表面溫文儒雅、但寫起詩來想必是瘋魔狀態的詩人,反而好奇自己的未來會變成什麼樣子。詩人出…

Read More »